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老藥新用,二甲雙胍有多少不能說的秘密

老藥新用,二甲雙胍有多少不能說的秘密
作者 干細胞者說
 
 
近日醫谷發布的《世界首例抗衰老藥二甲雙胍將臨床試驗 活到120歲成為希望》的文章在業內引起廣發關注,其實二甲雙胍作為一個老藥,就如阿司匹林一樣,總會給我們帶來意外的驚喜,除在治療2型糖尿病中的卓越地位外,其適應癥也隨著各種研究的不斷開展而延伸…
 
二甲雙胍治療可導致胰腺癌干細胞死亡
 
臨床前期的試驗結果顯示,低劑量的抗糖尿病藥物二甲雙胍或可有效地消滅腫瘤干細胞,它們是被視為腫瘤啟動原因的一群細胞,因為它們對標準化療有抵抗力,因此也是腫瘤復發的原因。
 
另外,根據ChristopherHeeschen博士在美國癌癥研究學會的胰腺癌進展與挑戰會議(2012618日至2012621日于內華達州太浩湖舉辦)公布的資料顯示,當二甲雙胍和標準化療聯合用于胰腺癌治療時,這種聯合治療方案能夠有效地清除腫瘤干細胞和形成癌腫體積的已分化癌細胞。Heeschen是西班牙馬德里的國家癌癥研究中心實驗醫學教授。
 
Heeschen所說,過去15年間實施的大部分胰腺癌臨床試驗未能明顯的改善中位生存期,這表明多種原因使得選擇的方法并不充足。近年來,研究人員確定了癌癥干細胞,它們有別于組成腫瘤大部分體積的癌細胞,是對常規療法有抵抗力的一小部分細胞亞群。他說,“有效地以這些細胞為靶向目標將對胰腺癌患者獲得更高治愈率至關重要。現在,我們新出現的資料表明,可被糖尿病治療廣泛使用且耐受性良好的藥物二甲雙胍,能夠有效地消滅這些細胞。”
 
特別要說是,研究人員發現,二甲雙胍預治療的腫瘤干細胞對通過AMPK活化而改變的代謝活動尤其敏感。事實上,二甲雙胍治療引起腫瘤干細胞的死亡。相比之下,已分化癌細胞的二甲雙胍治療只是阻止細胞的生長。Heeschen 說,“因為腫瘤干細胞象征著胰腺癌的根基,所有通過二甲雙胍重編新陳代謝聯合已分化細胞的增殖停止將腫瘤干細胞清除,應當可引起腫瘤的衰退和長期的無進展生存期。”
 
在他們利用二甲雙胍和吉西他濱聯合(胰腺癌的標準化療方案)治療移植多種患者源性腫瘤的免疫系統受損大鼠時,研究人員獲得的數據支持以上的觀點。他們發現,與單獨使用任一藥物治療相比較,這種治療方案可降低腫瘤負擔,并可預防腫瘤復發。
 
Heeschen說,“有趣的是,在到目前為止所有的二甲雙胍治療的腫瘤中,疾病的復發已被有效地預防,并且未無出現明顯的副作用。”他相信,胰腺癌的二甲雙胍測試已為進行臨床試驗做好了準備。目前,胰腺研究團隊正等待測試二甲雙胍作為晚期胰腺癌患者維持治療的研究的結果。雖然研究的理論根據是基于回顧性的資料,但是Heeschen說,考慮到這些新的結果,他希望這個治療策略將極為有效。他說,“待獲得這項研究的結果,今后很重要的研究方面是調查是否所有患者對二甲雙胍有反應,或者由于明顯的基因變異,一些患者是否可能對代謝重編無反應。”
 
AACR:二甲雙胍聯合常用抗腫瘤藥物可增強BRAF突變黑色素瘤反應
 
費城訊——根據發表在美國腫瘤研究委員會的雜志cancer discovery上的一篇文章的結果,聯合應用二甲雙胍(一種常用的降糖藥)和血管內皮細胞生長因子AVEGF-A)抑制劑與單用VEGF-A抑制劑相比,對有BRAF突變的黑色素瘤細胞生長的抑制作用增加。“我們的結果是令人振奮的,聯合應用二甲雙胍和VEGF-A抑制劑在抑制腫瘤生長方面比單用任何一種藥物更有效”,醫學博士Richard Marais說,他剛剛被任命為腫瘤分子學教授和英國曼切斯特Paterson腫瘤研究中心主任。
 
盡管近期的研究表明二甲雙胍可能具有抗腫瘤活性,一些研究也開始評估二甲雙胍是如何影響黑色素瘤(侵潤性最強的皮膚腫瘤)生長的。為了確定這種聯系,Marais研究團隊在位于倫敦的腫瘤研究中心檢測了二甲雙胍對一系列從病人身上分離出來的黑色素瘤細胞的影響,尤其是那些有BRAFNRAS基因突變的細胞,這也是黑色素瘤最常見的突變。
 
首先,他們檢測二甲雙胍對有NRASBRAF基因突變黑色素瘤細胞生長的影響。Marais說:“在培養基中,二甲雙胍對有BRAF突變的黑色素瘤細胞生長只有輕微的抑制作用,因為BRAF能夠激活一種叫RSK的蛋白,他可以促進二甲雙胍抵抗”。然后,研究者把BRAF突變黑色素瘤細胞接種到小鼠身上。在這一步,他們發現二甲雙胍可導致BRAF突變細胞分泌VEGF-A增加,VEGF-A是一種能夠促進血管生成及腫瘤生長的小分子物質。這個發現促使研究者們用動物模型檢測二甲雙胍聯合常用的VEGF-A抑制劑的作用效果。
 
單用二甲雙胍時腫瘤的生長增加了兩倍,當與阿西替尼聯合應用時腫瘤生長被抑制了45%,與貝伐單抗聯合應用時腫瘤生長被抑制了64%,而單用貝伐單抗時只抑制了34%。根據這個結果,如果有BRAF基因突變的黑色素瘤患者需要使用二甲雙胍時要謹慎,它有可能導致病情惡化,更重要的是二甲雙胍/VEGF-A抑制劑聯合應用的效果在臨床上我們是可以檢測的到。將來Narais和同事們計劃研究這種聯合療法抑制腫瘤生長的作用機制。Marais說:“我們希望能進行一項二甲雙胍聯合VEGF-A抑制劑聯合治療有BRAF基因突變的黑色素瘤的臨床試驗,希望這個方案可以成為飽受黑色素瘤病痛患者的一個有效選擇”。
 
此外,增齡還是合并癥存在的重要危險因素。在蓋爾(Gale)等發表的二甲雙胍可降低腫瘤患病率的研究中,除發現二甲雙胍使用者較年輕(59歲對64.4~70歲)之外,其病程也較短(1.5年對1.9~6.2年),且基線腫瘤合并率較低(4.4%5.5%~7.6%)。
 
由此可見,若考慮到增齡相關風險,再進一步剔除病程風險及合并癥風險,二甲雙胍對于腫瘤發生及其死亡的防治作用能否繼續存在?恐怕沒有人能輕易給予肯定答復。
 
馬里蘭大學研究者發現二甲雙胍可治療肝癌
 
每日醫學(2012-03-31-根據美國癌癥研究協會的癌癥防治研究雜志出版的一項研究顯示:
 
二甲雙胍,一種應用廣泛、耐受性好的應用于糖尿病患者的藥物可能防治肝癌。馬里蘭大學的醫藥學院的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專業的助理教授,Geoffrey Gimun博士發起了關于二甲雙胍防治肝癌的研究,該研究是一項具有遠期效果的項目。然而這是第一個評估肝癌的研究。
 
Gimun說:“因為二甲雙胍的許多療效產生于肝臟,所以令我們感到驚訝的是當我們查閱該領域的文獻時,除了一些流行病學的回顧性研究外,并沒有直接的證據表明二甲雙胍防治肝癌的療效。”他和他的同事們用化學方法在小鼠身上產生肝臟腫瘤。應用二甲雙胍組的小鼠顯示最低的腫瘤活性,而對照組的小鼠的腫瘤生長迅速。
 
Giumn團隊還發現,二甲雙胍還可以通過抑制肝臟的脂肪合成來防治肝癌,而肝臟的脂肪合成是眾所周知的促進肝癌發生的一個環節。糖尿病患者、肥胖人群、肝炎患者、或者是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是肝癌的高發人群。上述的疾病都與異常的脂肪合成有關。根據Giumn的研究,糖尿病患者因他們自身的原因已經應用二甲雙胍,二甲雙胍預防肝癌的作用機制也可能對肝癌高危人群的其他疾病患者起作用。他說“所以我們在探究可能受益的靶向人群”。Giumn當前正在計劃一項臨床實驗,是決定關于從小鼠身上觀察到的化學預防結果能否能對肝癌高危人群有效。
 
二甲雙胍可能抑制口腔癌發展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所牙科、頭面部研究中心口腔及咽部腫瘤主任J. Silvio Gutkind博士和他的同事誘導了實驗小鼠的口腔癌前病變進而研究了二甲雙胍對口腔腫瘤進展的抑制作用。
 
Gutkind和他的同事發現,由致癌物誘導發生口腔腫瘤的小鼠服用二甲雙胍后,腫瘤的大小和數目減少,并且鱗癌的進展降低70-90%。該臨床前實驗很好的證實了二甲雙胍預防口腔腫瘤的作用。
 
mTORC1(哺乳動物拉帕霉素靶向復合體1),該分子可以導致口腔腫瘤。二甲雙胍能夠通過抑制口腔癌前病變基底層細胞的mTORC1功能,阻止它們自然發展成頭頸部鱗癌。
 
二甲雙胍是2型糖尿病患者最常用的降糖藥。科學家們已經發現服用二甲雙胍的患者某些部位的腫瘤患病率有下降趨勢。
 
《糖尿病護理》:二甲雙胍降低糖尿病人腸癌風險
 
上海交通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志將博士等完成的2型糖尿病患者服用二甲雙胍可有效降低罹患腸癌風險”論文,日前發表在10月號國際糖尿病領域的權威期刊《糖尿病護理》(Diabetes Care)期刊上。
 
既往研究表明,糖尿病患者罹患腫瘤的風險比普通人高1.2~2.5倍。同時,糖尿病患者承受重大手術的能力欠缺,也較難承受化療過程,預后通常比非糖尿病的腫瘤患者差,因此在控制血糖水平的同時,降低腫瘤風險也一直是提高糖尿病患者生活質量的重要研究課題。
 
張志將等采用薈萃分析的方法,綜合分析了世界各地2型糖尿病病人資料共108161份,發現服用二甲雙胍的2型糖尿病患者罹患腸癌的風險顯著低于未服用該藥的患者。
 
據介紹,二甲雙胍是治療2型糖尿病患者的一線藥物,已有近百年的應用歷史。
 
張志將說,在我國由于部分糖尿病病人發現診斷較晚或因病程遷延,二甲雙胍往往被其他降糖效果更明顯的口服藥物或胰島素替代。該研究還需要更多嚴格設計的研究加以驗證。如果二甲雙胍能有效降低腸癌的風險,那就意味著絕大部分的糖尿病患者如果沒有嚴重的不適應證,都應該聯合服用二甲雙胍
 
最新研究表明二甲雙胍可以預防心臟病
 
每日科學(2012325日)---瑞典哥德堡大學Sahlgrenska學院一項最新研究顯示,廣泛使用的糖尿病治療藥物二甲雙胍對心臟具有保護作用。
 
哥德堡大學Sahlgrenska學院研究人員在前期的大鼠實驗中,表明普遍使用的糖尿病治療藥物二甲雙胍也具有心臟保護作用。
 
該項研究由Sahlgrenska學院研究研究人員與來自那不勒斯的研究小組共同合作完成,研究論文發表在雜志《Diabetes》上。研究顯示二甲雙胍能夠增加心臟泵血功能、改善能量平衡、減少脂肪蓄積、抑制細胞凋亡從而減少心肌細胞丟失。
 
長期療效實驗中,二甲雙胍治療組與另一種糖尿病藥物治療組進行比較,而這種糖尿病藥物對心臟沒有保護作用。
 
瑞典地區研究小組負責人Sahlgrenska學院的Jorgen Isgaard博士說:“實驗中動物給予二甲雙胍治療1年,因此能夠維持長期療效。”
 
在病人中進行的新研究已證明心臟疾病患者使用糖尿病藥物具有多種副作用,例如,最近的由于心臟方面的副作用停藥的情況。使用二甲雙胍偶爾也可見副作用發生,但是主要在腎衰患者身上。
 
Isgaard 說:“盡管我們的研究結果為糖尿病治療藥物二甲雙胍治療心臟疾病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我們希望在后續的實驗中能夠在實際患者中進行研究。”
 
研究論文《二甲雙胍預防自發性高血壓胰島素抵抗大鼠模型慢性心力衰竭的發生》222日發表在雜志《Diabetes》。
 
二甲雙胍初始治療更利于降低老年糖尿病患者心血管風險
 
圣地亞哥(EGMN)–625日美國糖尿病學會(ADA)科學年會上公布的一項回顧性研究顯示,將磺脲類藥物作為初始治療的老年糖尿病患者2年內發生心血管疾病(CVD)的風險比初始采用二甲雙胍治療者增加33%。并且磺脲類藥物治療者的CVD發生較早。
 
在該研究中,Ying Qui博士等人回顧了2003~2007年間通用電氣醫療集團中心電子醫療記錄數據庫中接受磺脲類或二甲雙胍作為初始糖尿病治療、持續治療至少90 d、處方前一年無心血管事件記錄的患者資料,共涉及8,656例年齡365歲的老年人,平均年齡為49歲,其中48%為男性,每個治療組中均有4,328例患者納入分析。
 
通過傾向性分析校正可能影響處方選擇的因素后,研究者發現,在其后2年中磺脲類組和二甲雙胍組發生CVD事件的幾率分別為14.8%11.6%(風險率為1.33P<0.001)。具體而言,磺脲類組發生缺血性心臟病(7.1% vs. 5.3%)和心力衰竭(3.4% vs. 1.9%)的發生率顯著高于二甲雙胍組。兩組心肌梗死、卒中、短暫性缺血發作和外周動脈疾病的發生率無顯著差異。對包含6,096例患者的隊列隨訪3年,磺脲類組CVD事件風險仍較高,風險率為1.20。磺脲類組至首次發生CVD事件的時間顯著短于二甲雙胍組,2年時的風險率為1.223年時為1.17。此外,男性和高齡也與CVD事件風險增高相關。
 
研究者總結認為,與磺脲類藥物相比,二甲雙胍作為老年糖尿病患者的初始用藥可降低CVD事件風險。
 
降糖藥二甲雙胍可抑制心肌肥厚
 
早在中世紀歐洲,人們發現一種名叫法國丁香的植物可以緩解伴有尿多癥狀的疾病——即糖尿病。后來,人們從中提取出有效成分,將其命名為二甲雙胍。近日,科研人員發現這種傳統降糖藥還可用來抑制壓力負荷引起的心肌肥厚,并且揭示出其作用機理,從而為其古藥新用提供了科學依據。
 
該研究由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張幼怡教授發起,成果發表在20117月的《中國藥理學報》上。
 
二甲雙胍除了能夠降低血糖,改善胰島素抵抗之外,還具有心血管保護作用。但是對于其作用機制,以及能否用于治療非糖尿病引起的心血管疾病,卻尚未給出答案。
 
“我們在對非糖尿病小鼠長期給予二甲雙胍干預后發現,其心肌肥厚程度明顯得到抑制,且不會引起血壓變化。”張幼怡說,“這說明二甲雙胍抑制心肌肥厚的作用是直接的,而并非是通過降低血壓來實現。”
 
二甲雙胍可減少糖尿病及帕金森氏癥的風險
 
每日科學(2012416日)——一項長達12年的基于臺灣人群隊列的重要研究顯示,糖尿病會增加2倍以上患帕金森氏癥的風險,而且磺脲類藥物(通常用于治療糖尿病)的使用會進一步增加57%的風險。這項研究也發現,二甲雙胍用于治療不會增加患帕金森氏癥的風險。
 
二甲雙胍,發現于法蘭西丁香,Galega officinalis”,它最初是用于傳統歐洲醫學,在上世紀50年代,法國和英國將其引進用作糖尿病的治療。它有較長且相對安全的記錄,而且沒有專利保護,所以相對便宜。
 
Mark Wahlqvist教授(本研究的作者)評論道:“這項研究激動人心的一方面是,二甲雙胍似乎可以保護大腦免受神經退化,減少帕金森氏癥的風險。這意味著,它也可以考慮作為癡呆癥預防的相關療法。”
 
為了弄清二甲雙胍的作用機制,我們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細胞中(包括大腦)能量代謝的調節很可能發生了重新設定。飲食和運動可以帶來相似的益處,也是因為它們不僅為全身,也為大腦中的組織和細胞建立了健康的能量調節方式。
 
二甲雙胍似乎為現代社會的主要疾病帶來了新的審視視角,也為我們如何減輕這些疾病漸增的負擔提供了新的途徑。不像其他糖尿病的治療手段,二甲雙胍能夠減少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和幾種癌癥的發生,包括大腸、肝臟和胰臟的癌癥。
 
Cell Stem Cell:二甲雙胍或對神經系統損傷具治療作用
 
研究者報告說,被廣泛使用的糖尿病藥物二甲雙胍可能也會對神經系統損傷具有治療作用。根據就職于多倫多兒童醫院的Freda Miller博士及同事的觀點,他們通過一系列體外培養細胞實驗及動物實驗發現,這種藥物可促進新神經元生長。
 
Miller博士和同事們于7月在發表在Cell StemCell雜志第6期上的一篇文章里,描述了在一項經典的行為測試中,二甲雙胍處理的小鼠形成新的記憶比對照組小鼠快。他們總結道,這說明二甲雙胍或與之類似的物質,可能會在一些疾病,如缺血性卒中、阿爾茨海默病中,作為“中樞神經治療的候選藥物”。他們提及,利用干細胞來產生新的神經元是一種非常吸引人的治療方法,但是利用生長因子或者小分子的方法卻遠遠未獲成功。
 
Miller博士和同事們在此之前已經發現,一種叫做CREB結合蛋白的分子,或稱為CBP在胚胎神經前體細胞的最佳發育過程中必須存在。另外,他們發現,CBP需要被另一種分子,即非典型蛋白激酶CaPKC)激活才能完成此任務。他們注意到,在肝細胞中,aPKC-CBP通路是AMP激酶通路的下游事件。而二甲雙胍可激活AMP激酶,從而開啟此通路。Miller博士和同事們提出假說:二甲雙胍可能會激活神經干細胞中的aPKC-CBP通路,從而導致新神經元產生。
 
他們在一些列體外培養實驗中發現,二甲雙胍處理的確可以促進神經元發生——而且在小鼠或人神經肝細胞中都可以。比如說,在一項小鼠實驗中,與對照組相比,二甲雙胍導致干細胞產生的新神經元數量幾乎翻倍,進行統計分析后,差異存在統計學意義(P<0.05)。<><0.05)。
 
Miller博士和同事們報告說,在活體小鼠實驗中,進行為期12天的二甲雙胍治療,導致海馬(與產生新記憶密切相關的一個腦內區域)中新神經元數量出現增加。與對照組相比,新神經元增加量達到了大約30%。這一過程需要有正常水平的CBP。而在一些僅有此蛋白一個基因的動物中,二甲雙胍沒有作用。
 
在一項關鍵的實驗里,研究者迫使小鼠學習一個藏在水迷宮底下的平臺的位置,并迅速學習一個新的位置。研究者給小鼠注射了200mg/kg的二甲雙胍或生理鹽水,共持續38天。在第22天到第38天時,他們將平臺放到水迷宮下作為逃避場所,并讓這些小鼠開始學習平臺的位置。然后,研究者將平臺放到迷宮中相反的象限,并要求動物們學習其位置。在這兩項任務中,小鼠對不同位置的平臺的學習速度是一樣的。
 
但是當他們重新放置了迷宮——這次他們拿掉平臺——對照組小鼠花了更多的時間在原來的象限對平臺進行搜索,而二甲雙胍組小鼠卻優先到新位置進行搜索(P值分別為0.050.04)。兩組動物都花了同樣的時間到另外兩個從未放置過平臺的象限去搜索。
 
Miller博士和同事們認為,這說明二甲雙胍有助于小鼠形成對第二個位置的新記憶。經統計分析,發現他們這一能力的提高水平與新生的成熟齒狀回神經元數量增加水平平行。
 
為了驗證這一關聯,研究者們進行了重復實驗。但這次,二甲雙胍處理組小鼠同時也接受了另一種藥物,它可選擇性殺死分裂積極的細胞,如神經前體細胞。他們報告說,這種聯合用藥阻斷了二甲雙胍對記憶的作用,并減少了新生神經元的數量。
 
這項研究受到加拿大衛生研究院、McEwen再生醫學中心、加拿大干細胞網及Three to Be基金會的資助。作者們未報告存在任何潛在沖突。
 
二甲雙胍可預防或延遲多囊卵巢綜合癥
 
Medscape報道,據61日在線發表在《Journal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的一項隨機標簽公開研究的結果,二甲雙胍或可預防或延緩青春期多囊卵巢綜合征(PCOS)的發展。
 
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兒科教授、主要作者Lourdes Ibáez博士在新聞發布會上說,PCOS多發于青春期,表現為月經周期不規律、痤瘡或體毛過多。但我們認為,PCOS進展的關鍵時期可能為有過量脂肪儲存的童年和青春期。體重增加過多超過了卵巢對胰島素的反應性,可引起停止排卵并開始釋放雄性激素,從而導致PCOS
 
這項研究的目標是比較早期與晚期二甲雙胍治療用于預防高風險女孩患青春期PCOS的療效,這些女孩有低(正常)出生體重(LBW)和早熟陰毛初現的表現(PP)。
 
在一所大學醫院,38LBW-PP女孩從8歲隨訪至15歲,被隨機分配接受早期二甲雙胍治療(研究時間,14年;年齡,8-12歲)或晚期二甲雙胍治療(研究時間,6年;年齡,13-14歲)。在為期7年的研究結束后評價研究終點,這時所有的研究參與者均已經停止治療1年或以上。這些指標包括在卵泡期檢測身高、體重、多毛評分、月經周期、空腹內分泌代謝篩查;通過吸光分析測量C -反應蛋白、身體成份;通過磁共振成像確定腹部脂肪分區;影像超聲檢測卵巢形態;根據國立衛生研究院和雄激素過多學會PCOS的定義確診。
 
研究的保留率為100%。被隨機分配接受接受早期二甲雙胍治療的女孩較被分配接受晚期二甲雙胍治療的女孩15歲時身高高4cm,她們較少有促炎癥反應和因內臟脂肪和肝臟脂肪減少引起的向心性肥胖。晚期治療女孩有多毛癥、雄激素過多、月經稀發和PCOS為早期治療女孩的2倍至8倍。在8歲至10歲時,腹部肥胖是15歲時患和沒患PCOS女孩首個不同的變量。
 
研究作者寫道,對于LBW-PP女孩,研究發現早期二甲雙胍治療可較晚期二甲雙胍更有效的防止或延緩多毛癥、雄激素過多、經稀發和PCOS。對于青春期PCOS的進展,童年晚期和青春期早期時間窗較初潮以后的最初幾年更為關鍵,因此對于預防也比較關鍵。
 
這項研究的局限性包括它的小樣本量。
 
Ibaez博士說道,當在青春期的潛在關鍵窗口期給予二甲雙胍,或有能力重新編程減少的腹部和肝臟脂肪代謝。在今后的幾年,人們關注的重點應從晚期PCOS及其并發癥的治療轉向早期和大規模的PCOS預防,可采用的措施包括對年輕女孩的飲食、運動和二甲雙胍治療。
 
Invest OphthalmolVis Sci:二甲雙胍有助于治療葡萄膜炎2012-05-12 19:56 來源:丁香園作者:shmmuzhangh科學日報201257日消息:美國加爾維斯頓市(Galveston)得克薩斯大學醫學中心研究學者最新發現:二甲雙胍(Metformin),這一全球數百萬糖尿病患者服用的降糖藥物,可能有助于治療葡萄膜炎(Uveitis),而葡萄膜炎是全球范圍內致盲的首要因素。這項研究對二甲雙胍的適應癥是一個重要的擴展。
 
研究人員在細胞和大鼠實驗中發現,二型糖尿病降糖藥物二甲雙胍能夠顯著減輕葡萄膜炎導致的炎癥損傷。葡萄膜炎指的是眼球外虹膜、睫狀體、脈絡膜的炎癥,危害巨大。據統計,美國10-15%的失明可歸因于為葡萄膜炎,全球范圍內這一比例更高。目前僅激素療法被證明有效,但副作用嚴重,且不能長期服用。
 
論文高級作者,得克薩斯大學醫學中心(UTMB)教授Kota V.Ramana介紹道:“感染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是葡萄膜炎的最常見病因。二者均可導致眼內炎癥反應,而二甲雙胍能夠抑制炎癥反應的啟動和維持。”該研究目前已在線發表于Investigative Oph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雜志。
 
模擬細菌感染導致的炎癥反應,最常用的模型是大鼠體內注射內毒素。研究人員發現:二甲雙胍對抑制內毒素引起的葡萄膜炎十分有效。
 
另一位論文作者,UTMB教授Satish Srivastava也解釋說:“我們的研究發現二甲雙胍具有預防和治療雙重效應,在葡萄膜炎發病前后給與均有顯著療效。原因很可能在于二甲雙胍的強抗炎效應。”
 
研究發現:二甲雙胍可以激活蛋白激酶AMPK。后者通過抑制NF-kappaB通路活化,降低細胞因子和趨化因子的表達,阻止炎癥反應的啟動和維持。
 
研究人員認為:鑒于二甲雙胍已廣泛應用于臨床治療糖尿病,它被很快用于治療葡萄膜炎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二甲雙胍的臨床安全性已無需質疑,現在我們只需要考慮它的療效。如果有幾項三期臨床試驗支持我們的動物實驗結果,二甲雙胍很快就會被允許用于治療葡萄膜炎患者。”
 
二甲雙胍可能對HIV患者的心臟有益
 
西雅圖(EGMN)——一項隨機臨床試驗的結果顯示,對于HIV陽性的代謝綜合征患者,使用降糖藥二甲雙胍可遏制其冠狀動脈鈣化(CAC)的進展。
 
“糾正心血管疾病(CVD)危險因素對于HIV感染非常重要,其中包括胰島素抵抗的糾正策略。二甲雙胍可能是一種有價值的糾正CVD風險的藥物,”麻省總醫院營養代謝科的Kathleen Fitch女士說。
 
該研究中納入50例成人HIV陽性代謝綜合征患者,年齡介于18~65歲之間,已接受穩定治療方案6個月以上并達到代謝綜合征的診斷標準但無糖尿病。在雙盲的基礎上,將患者按照接近1:1:1:1 的比例分為4組:安慰劑加或不加生活方式干預組,以及二甲雙胍加或不加生活方式干預組。生活方式干預包括包括每周3次、每次60 min的心血管和力量訓練以及每周營養指導。二甲雙胍(格華止及其他)的用法為:每日2次,每次500 mg,治療3個月,以后的用量為每日2次,每次850 mg。使用計算機斷層掃描技術評估CAC。患者平均年齡約為47歲,其中76%為男性。多數患者已在使用降壓和降脂藥物。總體上,基線時有44%的患者可檢出CAC
 
經過1年的治療,結果顯示,安慰劑組CAC評分增高了43分,單純生活方式干預組增高了19分,單純使用二甲雙胍組增高了1分,二甲雙胍聯合生活方式干預組降低了4分(各組間的趨勢,P=0.03),生活方式干預對減緩CAC進展的益處較小,且無統計學意義。兩種干預的耐受性均為良好,4組的停藥率相似,并且治療依從性也相似,均較高。二甲雙胍組發生6例胃腸道不良反應,生活方式干預組發生2例肌肉拉傷。此外,每種干預方式都有一些額外的益處。例如,二甲雙胍治療降低了胰島素抵抗,生活方式干預提高了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改善了肌肉的脂肪含量、C反應蛋白水平和身體健康指標。
 
為了在臨床環境中驗證上述結果,研究者對具有代表性的1例患者計算了經校正的Framingham風險評分。基線時,他的10CVD事件風險為12%,屬于中等風險,但在未干預的情況下經過1年的時間,預期CAC評分增高,其風險加倍,達到25%,已屬于高危患者。“重要的是,二甲雙胍治療可預防這種變化,因為我們觀察到在使用二甲雙胍的患者中CAC無進展。”
 
研究者總結認為,對于HIV陽性的代謝綜合征患者,二甲雙胍治療可顯著遏制CAC的進展,生活方式干預的獲益較小,二甲雙胍聯合生活方式干預的獲益最顯著。
 
結語:經過五十年的風雨洗禮后,二甲雙胍作為傳統的降糖藥物,已經成為目前世界上的使用最廣泛的處方藥物之一。而它的神奇既在于它的“價廉物美”,也在于它多系統各領域產生的多種療效。隨著未來研究的深入,我們也都期待著可以挖掘出這一枚小小的二甲雙胍更多的神奇之處。
 
 
企業
北京中衛神農慢性病醫學研究院
神農(湖南)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北京健康之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神農(吉林)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神農醫館集團有限公司
神農國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產品
隱形針灸康復芯片系列
隱形針灸肽圈系列
刮痧器系列
生態減肥產品系列
齊激罐系列
更多產品庫
服務
公立醫院專項
民營醫院專項
私立診所專項
零售藥店專項
美容院專項
養生館專項
監管審批
康復芯片系列產品注冊證書
隱形針灸系列產品注冊證書
康復模塊系列產品注冊證書
齊激罐系列產品注冊證書
廣告批文
相關檢測
代理創富
省級代理商
市級代理商
縣級代理商
網絡銷售代理商
海外代理商
宣傳資料
中衛神農 2012 版權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地圖 | 隱私聲明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亚兹特兰金游戏